当兔子到了发情期【兔爵x幻】



紫堂幻突然在家楼下捡到了只兔子,还是一只黑乎乎拥有白眼眸的兔子。
神奇的这兔子不吵不闹也不乱跳只是盯着他看。一人一兔就这样子互相对视了好一会神奇的达成了共识。

紫堂幻将他带回了家。

收养了这只兔子。


开始时紫堂以为这只兔子流浪了许久才导致如此的漆黑在把黑兔子用力的搓了一遍。

洗刷洗刷洗刷——
搓完才发现,哦他原来是天生的黑兔啊。

紫堂幻和取名叫银爵的兔子日复一日的过着同样的生活一直到某一天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紫堂幻摇晃着脑袋摘下了满起雾的眼镜看着模糊的绿意识到:是春天到了。


紫堂幻并不是一个粗心的人,相反的在安排完银爵之后回到第一时间上网调查有关如何饲养兔子的方法。顺便忽略掉了自动显示出来的兔子怎么杀好吃的话题。

紫堂幻他看到仔仔细细。也看的津津有味。

那时候银爵温顺无害的趴在临时做好的窝里时不时扒拉几下耳朵,湿漉漉的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紫堂幻的背影。



近日的银爵有点不对劲。


紫堂幻此刻抱着银爵在怀,银爵照常安安静静舔舔鼻子。

或许就是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才不对劲。

光就因为看着银爵盯着他的时间变长了...?不过以前银爵也是盯着他很久。不对劲的大概是盯着他的视线开始多了不明不白的情绪,就跟每次看到他喜欢吃的蔬菜一样。

又或者是因为在他坐在银爵旁边时蹭着他的次数变多了?

紫堂幻低下了头看着银爵耸动着身体蹭来蹭去,隐隐约约听见他发出了低低的——持续不断的咕噜声与哼哼声。

也焦躁不安的在紫堂幻的腿上踩来踩去。

紫堂幻开始担心。

平时的银爵别说很少跟他搭话,这样子的举动他也没看到过...况且这与其来说像生病更不如说银爵是在求欢?

紫堂幻笑出声,这又怎么可能呢|?

银爵突然又哼了一声,与此同时裤子缓缓渗入不知名的液体也碰上了紫堂幻的腿。

紫堂幻疑惑把手伸入银爵的腹部,手指触摸到的也是黏糊糊湿哒哒滑腻腻的液体...这个是?紫堂幻被一个温热的棍状物体戳到了。

紫堂幻惊了,他根本就没调查兔子的发情期啊...脑内有关兔子发情的知识一片空白。手放在原处抖啊抖沾满浊液体。更是引来了阵阵闷哼。


紫堂幻的脸逐渐红了起来,秀气的耳尖上也泛着淡红。

银爵抬起头无辜的看着他,耳朵软软的垂在脑边。

意味不明。


【后续车什么的有缘再见吧】

标签

授权

评论(4)

热度(92)

小鲸子🐳

瘫。